美國國債規模逼近22萬億,美元似乎已經把自己和未來抵押給了債權國。

全球儲備貨幣的問題不是美國消費者新聞與商業頻道每天都在討論的,大多數主流經濟學家也避免談論這個話題。然而,這並不意味著投資者尋找答案不重要。

推薦要看:台股一般型基金-熱門推薦

自1971年美元與黃金分手後,美元借助「石油-美元-美債」的完美閉環,以美債投資產品的形式成為各國的儲備資產。

美國經濟的周期是建立在財政赤字增長的基礎上的。這也決定了大部分美元應該以錨定美國國債的規模發行,這也解釋了美國國債是美元根基的本質原因。

然而,為了應對赤字,美國開啟了持續借債的模式,同時債務雪球越滾越大。美國財政部1月3日的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底,美國國債規模接近22萬億美元,比2017年多了2萬億美元。隨著減稅措施在2017年底生效,大幅降低的企業稅率減少了美國政府的收入,債務在去年再次反彈。

美國債務總額十多年來的增長趨勢/數據來源美財政部十多年來美國債務總額的增長趨勢/數據來源美國財政部

表面上看,這些飆升的債務粉飾了赤字空和經濟增長。然而,這種「掩耳盜鈴」的貨幣措施正在增加美國經濟的債務風險和金融危機。比如最近美國一些政府關門就是最好的例子。

眾所周知,自從美元與黃金脫鉤,也就是金本位解體,美國政府信用只能支撐美元。然而,次貸危機之後,美元實際上進入了快速而持續的衰退,對世界的影響力和控制能力以驚人的速度下降。

近幾十年來,許多國家試圖削弱美元的全球貨幣地位,一些計劃由於美國的干預而被扼殺在萌芽狀態,比如伊拉克用歐元結算石油的計劃。還有傳言說利比亞幾年前有意發行一個泛非金,其他的不太為人所知,但也在暗中發酵。

例如,據《每日電訊報》報導,自2008年以來,沙烏地阿拉伯、科威特、巴林和卡達已達成協議,準備建立一個貨幣聯盟,計劃中的新貨幣名為古爾夫(gulfo)。

盛寶在最近的一份報告中也表示,人民幣的崛起是推動全球美元化變化的主要因素之一,因為中國正在全球商品交易和金融體系中積極推動人民幣。

例如,中國和俄羅斯推出了新的貨幣交易系統和黃金和原油結算的雙邊貨幣支付系統,伊朗和委內瑞拉等國家公開宣布放棄美元,使用人民幣和其他貨幣。在從一種全球貨幣向另一種貨幣轉變的過程中,黃金在俄羅斯和其他國家一直起著決定性的作用。

美國財經網站Zerohedge進一步稱,這種趨勢已經越來越明顯。全世界都在尋找美元的替代貨幣,越來越多的替代貨幣被發現。

美國經濟學家保羅·克雷格·羅伯茨進一步聲稱,布雷頓森林協議賦予了華盛頓對世界金融體系的責任,但美國濫用了協議賦予的權利,這將導致美元作為外匯儲備的不誠實。

保羅·克雷格·羅伯茨(Paul craig roberts)確信美國無法遏制俄羅斯和中國的貨幣體系,所以這兩個國家逐漸放棄美元。如果其他國家也這樣做,那麼美元將不再是美國控制世界的工具。

對此,美國媒體USA-Today稱,全球最大經濟體美國似乎因為一貫的戰略性債務戰略,把自己和自己的未來抵押給了各個債權國。因為,在今天,美國的債務行為是一種戰略債務,美國對這些債權投資者的資本的依賴在不斷增加。

對此,白宮經濟顧問委員會(Council Of Economic Advisers)主席凱文·哈塞特(Kevin Hassett)在被問及債務不斷上升的問題時表示,「我們在許多事情上存在分歧,但目前我們達成的唯一共識是,我們是時候認真對待赤字了。」(完)

BWC中文網原創作品,本文不得摘抄、轉載或轉換視頻、音頻等。任何形式,違者將被起訴。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