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曾經是巨星的克莉絲汀·史都華覺得壓力巨大,不過現在是她很喜歡的狀態

責任編輯:紫報 余子冠

克莉絲汀·史都華公開談論好萊塢的同志表演,以及她的作品如何在聚光燈下一步步完成的過程。

在她的新電影《求婚好意外》中,克莉絲汀·史都華扮演一個名為艾比的同性戀角色,她與女友一起回家過聖誕節。 但是艾比的女友沒有出來見她的家人。 盡管克莉絲汀·史都華以前曾扮演過古怪的角色,但由於自己特殊的個人經歷,《求婚好意外》腳本十分令她滿意。

克莉絲汀·史都華在InStyle中對《求婚好意外》導演可莉·杜瓦說道:「我一直處於這種動態的兩面糾葛中,其中一個很難承認自己是誰,而另一個則更容易接受。」 「我個人在進入角色過程中,就會進入自己的更為複雜的內心世界。我從來沒有覺得這種事情是件恥辱,因為我本人也離那個故事不遠,所以我必須在潛意識中擁有它。」

克莉絲汀·史都華補充說:「我不想加劇自己的痛苦,因為我知道別人的痛苦是如此之大。 生活在這個世界上,成為一個古怪的人,有些事情的發生就意味著你會不斷地遭遇傷害。」

盡管克莉絲汀·史都華從小就開始表演,但直到2008年的《暮光之城》才讓她成為超級巨星。 她與羅伯·派汀森的銀幕浪漫電影以及戲後戀情的消息,讓更多人關注她。但這並不是一件好事,因為沒過多久倆人便分手了。

「在我第一次和一個女孩約會,就立即被問是否是女同性戀。 就像上帝,我今年21歲,這個對話一樣常見」克莉絲汀·史都華稱, 這樣的情況讓她十分困擾,她想要多一點自己的私人空間。

「我覺得也許有些事情傷害了和我一直生活的人。不是因為我對公開自己是同性戀而感到羞恥,而是因為我不喜歡以某種方式向公眾公開。感覺的話就是這樣,那段時期的我有點力不從心,」她分享道。

「即使我以前的關係是很直白的,我們或許也做了一些我們曾認為不可能被照做的事情,但那些事情不會成為我們的,」克莉絲汀·史都華繼續說道。 「因此,我認為代表一群人以及代表古怪的壓力並不是我當時所理解的。只有現在的環境下,我才能看到它。回顧一下,我可以告訴你我有這個故事的經驗。但是那時我會想,‘不,我很好。我的父母很好。一切都很好。’那真的很不容易,不過很奇怪的是好像每個人都是這樣。」

「成為一個古怪的人,扮演一個同性戀角色,您是否還期望成為社區的代言人?」杜瓦爾問。

克莉絲汀·史都華回答說:「當我年輕的時候,當我為自己貼標籤而受困時,我做得更多,我不願意透露自己的身份,我每天出門都知道我在和女友親密時會被拍照,但我不想談論這件事。」

克莉絲汀·史都華說,雖然她感到了巨大的壓力,但並不是LGBTQ +社區施加給她的壓力。

克莉絲汀·史都華解釋說:「當人們看到這些圖片並閱讀這些文章時,我只會說‘哦,好吧,或許我需要被大家知道。在我還是個孩子的時候,我會覺得自己被冒犯到,就像自己喜歡的東西一樣,一直在掙扎是否繼續喜歡下去。但當一個小孩清楚的感知到自己長大後,就不會有之前的那種感覺 。」

克莉絲汀·史都華說她已經改變了自己的私人生活,但這跟她約會的人沒有關係,一切都是自己的選擇。這位女演員在4月滿30歲時說,她醒來時就想:「在重要的日子裡,你需要發揮自己的作用」。

「在大流行初期,我喝酒過多,所以我現在停止喝酒和吸煙。雖然聽起來真的很陳腔濫調,有點尷尬,但不管怎麼說這都是真的。」她分享道。

現在,她的一天也過得十分充足,包括遛狗,與朋友逛街以及捐款。

她說:「我對世界感到恐懼,所以我在捐款。但自己卻沒有前進,這讓我感到很奇怪。其實我是一個沮喪的樂觀主義者。我一直在想這麼一句話‘這不會像現在那麼糟糕。’」

當被問及她在政治上有多活躍時,克莉絲汀·史都華簡單地說:「就只是投票而已。」

她解釋說:「我每天都讀新聞,但我並不專注於新聞。」 「我有一些癡迷政治的朋友,那些事他們談論的全部。 我並不是說我不想面對這些事情。,但是就我的參與程度而言,我從來沒有面對任何事物。 但在我從未沒有公開的Instagram上,我真的很想支持已經這樣做了很多年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