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魂》的創作者是第一部帶著非裔美國人領導的角色進軍皮克斯的電影

責任編輯:紫報 余子冠

其中一句「動畫業不是一個擁有大量黑人代表的行業」,是引用了山姆·庫克的經典語錄。

對於這部即將在這個假期到來的動畫冒險片《靈魂》而言,觀眾充滿興趣,原因是它是為了紀念皮克斯發行的第22部影片,以至於能直接不走劇院而沖向迪士尼。同時《靈魂》也標誌著迪士尼擁有的制片廠在這十年以來,第二次獲得了奧斯卡獎的殊榮。並且《靈魂》這是第一部以黑人主人公為題材的電影,故事內容也十分有趣。傑米·福克斯配音的角色喬是一位音樂老師,同時也是一位爵士音樂家,在他身上發生了不可思議的事情。當他遭遇事故瀕臨死亡之際,他的靈魂居然能被轉移到來世,然後又來到一個全新的世界,寄生於以一名叫22身上出生。

「我認為這個動畫並不能完全代表黑人這個行業,」電影的編劇兼聯合導演肯普·鮑爾斯在早期的新聞發布會上說。隨後導演皮特·多克特和制片人達娜·默里也加入了他的言論之中。 「我覺得皮克斯是少數能夠真正認識到這些缺點,然後為此做出巨大努力來糾正它的地方之一,並且我們認為這部電影是作為第一次嘗試下發生的產物。」

在與雅虎娛樂的單獨採訪中,三人解決了這些「缺點」。就經驗豐富的皮克特專業製造者而言,電影制片廠的唱片非常不容易,還可能給電影攝制者帶來了一些挑戰,例如無法參考他們的過去工作。 「這是第一個糾正的電影,所以感覺壓力很大,因為您不能說我們在這里開始,就應該在這個地方進行下去,因為還有許多其他背景下的產物出現,從某種意義上說電影所表現的更多自由應該是能有更多機會來平衡事物事物之間的關係。在這種情況下,我們要確保它是真實性,而不能局限於文化偏見和刻板印象之中,這是一個不容易的旅程。但是我們還是要繼續下去,因為我們想知道在電影上映之前我們是否做錯了,那就意味著我們仍然有機會進行改正。」

同時及時糾錯也就意味著要依靠一個強大的「文化顧問」團隊,其中包括人類學家和教育家約翰內塔·科爾博士,爵士鋼琴演奏家喬恩·巴蒂斯特(The Last Show With Stephen Colbert樂隊的負責人,他也為電影創作音樂)和羅茲鼓手,他們也參加《靈魂》的創作,其實他們很早就為黑人觀眾放映了這部電影。同時團隊還邀請了前爵士樂評論家,邁阿密劇作家《一個夜晚》中的Powers加入創作之中,他曾舞臺劇Regina King取得優越成績,同時這部舞臺劇引領了早期的奧斯卡風雲。Powers是最開始是作家,後來又提升為聯合導演。

「我認為人們會對皮克斯製作的電影做比較,比如《靈魂》和《可可》,」鮑爾斯在談到2017年熱門影片時告訴雅虎娛樂公司,這是一部全拉丁表演形式聲,這也標誌著皮克斯率先成為少數派 字符。 墨西哥是另一個國家,一個與美國完全不同的文化國家,而黑人不單單是獨特的文化,也是美國的文化。 因此,這是一種非常特殊的文化,即使它與其他人一樣都是美國人,但很多不是黑人的美國人可能對我們創造力以外的東西不了解或了解很少,其中包括我們的音樂和 這些事情。 因此這些方面是會存在差異的,就像爵士樂是美國的藝術形式。 喬是美國人,但他也是一個有文化底蘊的美國人。」

盡管《靈魂》具有開創性,但已經受到批評。與2009年的《公主與青蛙》和2019年的《偽裝中的間諜》相比,《靈魂》是大型動畫工作室破釜沉舟的最新趨勢。而《公主與青蛙》中,Tiana成為了兩棲動物。在《間諜》中,威爾·史密斯的超級特工成了一隻鳥。但在《靈魂》中,喬成為他精神實質的一個小小的光輝體現。

鮑爾斯在新聞發布會上說:「我認為這是一個合理的問題,但這也與背景有關。我對這些事物其實像其他人一樣十分敏感,對我來說這絕對是您講述這個人物故事的背景。在動畫電影中,第一次講敏感的事時,我們不得不提起很多警告,同時還要人們意識到脫離軌道發言其實很容易。但我們沒曾想過要去消除人們的擔憂。」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如此依賴和信任顧問的原因,」默里說。 「我們想要知道那些對話。 盡管這是大家不想談論的事情。」

同時,多克特說,影片的大部分講述的是喬在地球上生活的過程,而少數是靈魂世界。

感覺這就像是一種完美的對稱,事實上,這樣一部名為《靈魂的靈魂》的電影是由一個人帶頭的,這個人顯然具有音樂意義上的靈魂,但這實際上不是電影的原始設計。

「他曾擔任過一段時間的科學家。 作為一名苦苦掙扎的演員,我們想為他做一個完整的設想,他想在燈光下看到他的名字。 有一個版本的22就是主要角色。 在我們想到的地方,也就是這個能看見地球的靈魂是什麼,那就像什麼,」 Docter說。

不過這番設想在電影制片人發現了赫比·漢考克的一段老錄像帶就被打破了,在講述爵士巨星邁爾斯·戴維斯的故事時,·多克特說:「我們早期任務之一是如何為主角設定目標,而音樂家,尤其是爵士音樂家,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感覺像他是為了熱愛音樂而出名的,而並沒有因為想要富裕的生活。因此這給了我們一個根深蒂固的目標,使這個角色得以成型。」

當Powers上任時,他的主要任務之一是充實傑的工作量,並確保他掌握了運載故事的物品並帶領觀眾完成他的任務。

其實根據早期測試篩查,不少黑人觀眾對於這部電影十分喜愛,更不用說迪士尼上個月在新聞媒體上展示的令人印象深刻的35分鐘預告片,《靈魂》似乎有望成為皮克斯樂園的又一次勝利。

「這實際上是皮克斯第一次對全黑觀眾進行放映,」鮑爾斯透露。 「我承認在這部電影的製作過程中,為了完成故事線的真實性,我度過了人生中最焦慮的日子,同時我花了多年的時間在這部電影上工作,最終我想向家人展示,以便他們可以為我感到驕傲,其實劇院里的黑人觀眾在很大程度上來講就是我的家人。因此我難以言喻在放映結束後的,聽到許多積極的反應多麼令我感到欣慰。」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