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頂流明星akb、IZ*ONE的宮脅咲良講述遠赴韓國的理由

責任編輯:紫報 許嬌雅

頂流明星akb、IZ*ONE的宮脅咲良講述遠赴韓國的理由-紫報

兼任HKT48、AKB48,作為頂級偶像而備受歡迎的宮脅咲良,從2年前開始停止在日本的活動,在韓國作為全球女子組合IZ*ONE再次出道。 在日本人氣絕頂的情況下,不少粉絲對移居異國他鄉的她發出絡繹不絕的惋惜聲,由於每次發行都很講究的歌曲和舞蹈的質量,在韓國也獲得了很高的評價。 近年來在NiziU和JO1等人氣高漲的情況下,我向率先沖進偶像大國韓國的宮脅詢問了經歷這兩方面感受到的日韓偶像的不同。

■韓國偶像可以說「NO」,也可以說「喜歡自己」

——停止在日本的活動去韓國的時候是什麼心情?

【宮脅咲良】最初以為會和在日本的活動並行,所以聽說要停止活動去韓國的時候很震驚。 當時我完全不懂韓語,所以很擔心自己能不能抗的下去。 收錄也全部是韓語,所以一開始為了跟上而拼命,請會說一點日語的成員教,還使用谷歌翻譯學習。 總之,時光給人一種轉眼時間就過去了的感覺。

——也能感受到文化和環境的差異嗎?

【宮脅咲良】很多(笑)。 比如我覺得在日本會體諒對方的心情,不想說出自己的心情時,就用糯米紙包著關心對方。因為韓國的意思表示非常明確,這樣更會明確表達自己的意見,討厭的事情會明確地說「不喜歡」「否」,所以我一開始非常吃驚。

例如,在採訪中,「想那些成員? 」的時候,聽到回答「自己」的時候很吃驚呢。 到現在為止我在日本也有很多次被問這樣的問題,但因為沒有那樣回答過,所以能說自己「喜歡」是很棒的事情,學習的部分也很大。

——在那樣的環境中,宮脅先生自己也發生了變化嗎?

【宮脅咲良】是啊,我覺得也有性格的東西,因為是至今為止自己完全沒有的部分。 意識到發表意見的重要性,自己也漸漸能清楚地表達心情了。 我覺得性格也變了,想法也變得積極了。

■日本偶像和壓倒性的練習量之差「出道時,一直一個人哭」

——決定作為IZ*ONE出道時的心情怎麼樣?

【宮脅咲良】雖然很高興,但是不安也很大。 我會擔心自己能在全新的環境中走到什麼地步,會不會被接受。 我記得出道時一個人一直在哭。

——為什麼呢?

【宮脅咲良】做了7年,為什麼會有這麼做不到的事情呢,練習也是一天10個小時左右。 正因為如此,我才覺得能做出高品質的東西,但是在日本沒有那樣的經驗,所以習慣花時間。

——一天練習10個小時,真了不起。

【宮脅咲良】舞蹈整齊到手的角度,拍動畫,錯開1秒鐘就重新開始,所以最初完全沒能睡著。 但是即使痛苦,明天也會到來,所以只能做(笑)。 盡管如此,每天重復就習慣了,現在已經不覺得太辛苦了。

——我覺得日程很忙,怎麼確保唱歌和跳舞的練習時間呢?

【宮脅咲良】我也是這樣,韓國組合大多過著共同生活,在確保練習時間的前提下制定日程。 在拍攝音樂錄像之前,也可以一周內一直只做練習。 覺得練習不夠的時候,也有自己拜托他們增加練習量的時候。

——你覺得是嚴厲練習的支撐?

【宮脅咲良】在舞臺上表演練習過的東西,收到給觀眾的瞬間非常開心。 所以,我想無論多麼辛苦也能繼續下去吧。

■支持「未完成」成長的日本和要求「高質量」的韓國的共同點是什麼

——在宮脅看來,日本和韓國偶像的區別是什麼呢?

【宮脅咲良】各有各的好處吧, 韓國要求高質量,所以出道時就有必要展現完成的樣子。 即使在看演唱會,水平也就像在看表演一樣高。

——日本偶像怎麼樣?

【宮脅咲良】我覺得可以在更近的距離加油。 我也是幾乎沒有經驗的時候就能站在舞臺上吧。 所以能看到他們成長的樣子,在音樂會上也能看到他們的樣子,以父母的心情一起熱鬧起來嗎? 音樂會上的反應也完全不同,我都很喜歡呢。

——現在,韓國明星在日本也很受歡迎,宮脅先生也感到熱鬧嗎?

【宮脅咲良】感覺很棒, 我本來也很喜歡々K-POP,覺得很棒,在日本很受歡迎也是可以理解的。 每個明星都認為質量的高低是世界通用的水平。 但是在韓國總是被要求「完美的樣子」,在韓國也有「唱歌變好了」、「舞蹈成長了啊」等每次都說的粉絲們,好好看著「成長」,支持我,這是哪里?

――21日,IZ*ONE的日本1st專輯《『Twelve』》將發售。 這次是什麼樣的一張專輯呢?

【宮脅咲良】以新曲《Beware》為首,還收錄了至今為止的日本單曲、韓國發行的3首標題曲的日語版本,所以只要聽這張專輯就能了解IZ*ONE的歷史。 韓國主題曲的日語歌詞是日本3名成員各自作詞的,雖然很辛苦,但是很開心。 錄音的時候日本的成員也在場邊檢查發音邊錄音。

——這次宮脅不僅挑戰作詞,還挑戰作曲吧。

【宮脅咲良】用《Yummy Summer》這首曲子來挑戰作詞作曲。 至今為止是作為藝術家的宮脅咲良,很高興能看到作為作詞作曲家的一面。 成為IZ*ONE的第一首「夏曲」。

——各位成員的反應怎麼樣?

【宮脅咲良】不知道我做的成員聽了這首曲子,說:「不是很好的曲子嗎? 」,她說「那是我做的」(笑)。 你說你喜歡,所以非常高興啊。

——最後,今後想以什麼樣的活動為目標呢?

【宮脅咲良】現在雖然持續著無法直接見面的日子,但我想早點和粉絲們見面。 總是對自己不滿意,想著現在的自己比去年更閃耀的座右銘,從在日本的時候開始就一直沒有改變,為了不被說那時更閃耀,我想今後也以展現各種各樣的姿態為目標成長下去。

(採訪文=辻內史佳)

▍相關文章:

迪士尼(DIS。美國)高管:一年599個電視節目過去了。

night119

好萊塢大片回歸中國院線!美媒:迪士尼和漫威漫畫真想敲開中國的大門

night119

韓國時尚產業的增長勢頭如何?五位韓國著名設計師專訪

night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