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逃跑可恥》到《罪惡之聲》, 星野源和野木亞紀子挑戰新領域

責任編輯:紫報 胡曉曉

這個電影講述的是在6家大型食品公司中,神秘犯罪集團反復綁架、要求贖金、商品中混入毒物等,震撼全日本的未解決事件。

著眼於35年前實際發生的這個劇場型犯罪的恐嚇電話,使用了孩子的聲音,一邊穿插事實和虛構一邊接近事件真相的鹽田武士的社會派推理小說「罪惡之聲」。

小栗旬和星野源首次共演,現在正在上映中。

▲小栗旬和星野源首次共演! [c]2020電影《罪惡之聲》製作委員會 圖片來源:walkerplus.com

本作品值得注意的是,讓人們認為實際事件也可能是原作小說的真實昇華,為不懂事件的一代也能享受的娛樂。

如果提出能使之成功的演員的話,那就是飾演了野木亞紀子和在恐嚇電話中使用了自己的聲音的主角之一曾根俊也的星野源吧。

▲星野源扮演的曾根得知小時候的自己與未解決事件有關,感到震驚[c]2020電影《罪惡之聲》製作委員會 圖片來源:walkerplus.com

野木和執導了麥克風的土井裕泰導演在以契約結婚為主題的愛情喜劇《逃跑雖然可恥但有用》等中多次合作,創作了《逃跑可恥》和法醫解剖醫生世界的《安娜·自然》,以及註視著現代生活的人們的《成為野獸》。

在今年播出的《MIU404》中,在圍繞警視廳機動搜查隊的動作電視劇中,突出了在日本工作的外國勞動者的問題等我國存在的嚴峻現實,在本作品中也刷新了文庫版中有535頁的長條原作。

▲創作力作的土井裕泰導演、小栗旬、星野源3集[c]2020電影《罪惡之聲》製作委員會 圖片來源:walkerplus.com

另一方面,野木通過將本作改編成與原作不同的曾根和調查事件的新聞記者阿久津英士的拍攝影片,使其更具娛樂性。 扮成曾根的星野源以更有魅力的形式確立了她的目標。

▲在父親的遺物中找到的盒式磁帶表明了自己和事件的關係[c]2020電影《罪惡之聲》製作委員會 圖片來源:walkerplus.com

因為有星野的存在,從一開始就在進行企劃,野木在《逃跑可恥》和《MIU404》(攝影在《罪惡之聲》之後)等中以眾所周知的他為形象執筆劇本。

正如其目的,京都老字號裁縫店的第二代店主這個角色反映了星野作為音樂家,創造者的工匠氣質,在與夫人交流的場景中反映了溫柔平靜的人品。

在他的角色和阿久津扮演的小栗旬的交往中全開!

在《MIU404》中,星野也和綾野剛組成了拍檔,展現出了與以往不同的面貌,但在本作品中也不可能遇到的不同世界的人,一邊逐漸縮短距離,一邊對事件的核心展開具有真實感,不斷被吸引。

▲小栗旬,星野源首次共演! 兩人在一起追逐事件中加深信任[c]2020電影《罪惡之聲》製作委員會 圖片來源:walkerplus.com

而且,這個拍檔電影的要素如上所述是電影的原創設定,曾根和阿久津的對話中也大量加入了即興表演。

星野直接體現了小栗和嘎吱嘎吱組合,在不同個性和個性碰撞的電影中被自己托付的作用。

一邊關注他的戲劇一邊看《罪惡之聲》也許也很有趣。

返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