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形金剛》前男主角西亞·李畢福被告「家暴」,他是崩壞到什麼程度?

紫報 蕭雨聆 / 綜合報導

FKA twigs把前男友西亞·李畢福告上法庭,指對方有「持續性的虐待行為」,訴狀中稱與西亞·李畢福交往期間,她遭受了性攻擊、性侵和精神痛苦,並表示西亞·李畢福故意傳染給她性病。

西亞·李畢福則回應稱指控中有很多不實,承認傷害過很多人,表示正在努力戒斷酒癮。

FKA twigs(本名Tahliah Barnet,訴狀中也用的這個名字)與西亞·李畢福因為拍攝《我的寶貝男孩》而在2018年相戀,此後女方跟著男方留在了洛杉磯,交往近一年後於去年5月分手。

如今她告訴《紐約時報》:「跟西亞·李畢福在一起的經歷,是我人生中最糟糕的事。我認為人們不會想到這事會發生在我身上,但這就是重點:這種事可以發生在任何人身上。」

《紐約時報》報導刊出後,她也在ins引用此文章,表示把這件事說出來對她來說如噩夢一般艱難,而選擇公開是為了揭露一些真相,以幫助那些正處在虐待性的關係中的人。

「我理解這種情況可能讓人迷茫,不知道如何去做。」

她表示,家暴和親密伴侶暴力的數據顯示讓人震驚,而在疫情期間,這更讓她焦慮,因為知道很多家暴受害者必須跟虐待者同處一室,沒有出路,所以她要表達出來。

訴狀中寫到,兩人交往初期,西亞·李畢福一度對FKA twigs表現出過度的愛意,而隨後他開始制定規矩來要求女方,比如每天她必須對他表達多少次喜愛。

他還強迫她裸睡,並在床頭放了一把上膛的槍,FKA twigs稱自己半夜連廁所都不敢上,怕被西亞·李畢福當成擅闖他家的人槍擊。

她還得知對方不喜歡她跟別人男人說話,甚至連看一看男性服務生都會讓他不高興,為此,她開始在跟別的男人說話時保持視線往下。

她表示西亞·李畢福曾抓住自己以致出現淤青、將她與她的工作團隊隔開(她一度懷疑經紀人聯繫不到自己,她的專輯Magdalene因此推遲發行,巡演也更改日期)等。

「我想讓人們更加意識到虐待者們用來控制你的手段」。

有一天FKA twigs半夜醒來,發現西亞·李畢福正掐住她的喉嚨。

此事之後的2019年情人節,她跟西亞·李畢福去了一趟沙漠,在回去的路上,正開著車的西亞·李畢福把安全帶解開,威脅FKA twigs必須對他說「我愛你」,不然他就要撞車。

FKA twigs求對方停手讓自己下車,西亞·李畢福隨後停在一個加油站,而當她從車上拿行李時,西亞·李畢福把她砸在了車身上,朝她大喊,強迫她回到了車裏。

為什麼不離開男方?FKA twigs說:「跟他在一起的全部時間內,我都大可以買一張商務艙機票,回到我在哈克尼(英國地名)的4層連棟別墅。」

但她表示西亞·李畢福的作為「讓我失去了自尊,看低自己,離開他、重振自我的想法好像遙不可及」。

她還稱此前沒有把這些事公開說出,也沒有報警,開始因為被誤導擔心影響對方的職業生涯,也擔心警方不會相信自己作為一個有色人種女性的話,而且她的形象標新立異,害怕說出去沒有人會相信這樣的事情會發生在她身上。

在心理治療師的幫助下,經過多次嘗試,最終FKA twigs離開了西亞·李畢福。

而期間某次,在2019年春天,她收拾行李準備離開他,此時西亞·李畢福來到她家,當著清潔工的面兇狠地抓住她,把她鎖在一個房間裏並對她大喊大叫。

FKA twigs的律師Bryan Freedman告訴多家外媒:他們曾試著與西亞·李畢福私下解決此事,條件是西亞·李畢福要答應去接受有作用的、持續的心理治療,而「因為西亞·李畢福不願意答應去尋求適當的幫助,Barnett女士提交了起訴,目的是為了避免別的人在不知情的情況下遭受他的虐待」。

FKA twigs稱若從這個官司中得到賠償金,會捐出大部分給反對家庭暴力相關的慈善項目。

西亞·李畢福的另一名前女友Karolyn Pho也對《紐約時報》指被他虐待,表示西亞·李畢福曾在醉酒後把自己按在床上,並用頭撞她,直到她流血。Freedman稱西亞·李畢福還虐待過其他人。

西亞·李畢福對《紐約時報》回應說「這些指控中很多是不真實的」,又表示:「我沒有立場去告訴任何人他們對我的行為應該作何感受,對自己的酗酒和攻擊性,我沒有借口,只有做合理化。我虐待自己和身邊每一個人已經數年,我有傷害最親近的人的歷史,我對那段歷史感到羞愧,對我傷害過的人感到抱歉。我沒有什麼真正可說的東西。」

他說:「我欠那些女人一個公開表達自己說法的機會,也得接受去為自己做過的事負責。」

「作為一個正在戒斷康復中的人,我幾乎每天都要面對自己以前在醉酒時的所言所行。」

「……當我的行為給自己造成不好的影響時,要承擔這份責任不難,但要去接受『我可能給別人造成了巨大傷害』的認知,就困難得多。」

「我不能重寫歷史,只能接受它,努力在以後做得更好。」

「我是作為一個十二步驟酒癮康復計劃的戒斷人士、正在為自己的諸多失敗接受心理治療的人,寫下了這些話。我的酒癮和PTSD還沒有完全治癒,但我致力於盡自己所能去做戒斷康復。」

「對於那些一路上我可能傷害過的人,我也永遠懷著歉意。」

返回頂端